• <wbr id="f7vlg"><ins id="f7vlg"></ins></wbr>
  • <b id="f7vlg"><bdo id="f7vlg"><tr id="f7vlg"></tr></bdo></b>
    <bdo id="f7vlg"><span id="f7vlg"><delect id="f7vlg"></delect></span></bdo><track id="f7vlg"><optgroup id="f7vlg"></optgroup></track>
    1. <acronym id="f7vlg"><bdo id="f7vlg"></bdo></acronym>

      <video id="f7vlg"><meter id="f7vlg"><strike id="f7vlg"></strike></meter></video>

    2. <u id="f7vlg"><bdo id="f7vlg"><pre id="f7vlg"></pre></bdo></u>

      提問

      • 您的問題(必填)

      • 驗證碼(必填)

      【專訪】王振耀:我如何促成瑞·達利歐和比爾·蓋茨在中國發起一所公益學院

      2018-04-28 16:08  | 作者:劉素楠    |   來源:界面新聞    | 點擊量:
      導讀

      2018年第一本網紅書毫無疑問是美國“對沖基金教父”瑞·達利歐寫的《原則》,其中文版一個月就售出50萬本。2018年2月26日,他開啟了4天與中國讀者對談之旅,第一站就來到了深圳國……

      1524902067_1699786429.jpg

        2018年第一本網紅書毫無疑問是美國“對沖基金教父”瑞·達利歐寫的《原則》,其中文版一個月就售出50萬本。2018年2月26日,他開啟了4天與中國讀者對談之旅,第一站就來到了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北京校區。他想像洛克菲勒家族創辦協和醫科大學一樣,打造這所公益學院。

        2015年11月12日成立的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其名樸素,發起人卻大有來頭:它由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聯席主席比爾·蓋茨(Bill Gates),美國橋水公司聯席首席投資官、北京達理公益基金會理事瑞·達利歐(Ray Dalio),以及老?;饡撌既?、榮譽會長牛根生,北京巧女公益基金會會長何巧女,浙江敦和慈善基金會名譽理事長葉慶均等五位中美慈善家聯合倡議成立。

        五位發起人當中的何巧女也在2018開年成為國際熱門人物。1月26日,美國熱門脫口秀節目在網上發布一條視頻消息,稱一名中國女人捐出15億美金拯救瀕危動物,這是有史以來數額最大的、針對野生動物保護的個人慈善項目捐獻。這名中國女人就是東方園林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何巧女。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何以將華爾街金融巨頭、世界知名企業家和中國企業家聯系起來?5位中美慈善家的合作是如何促成的?3月1日,幕后“操盤手”——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深圳公益學院院長王振耀接受了界面新聞的專訪。

        民政部司長辭職做公益

        記者:為什么想辦一所公益教育學院?

        王振耀:中國的公益慈善教育是一大短板。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主要是在改革開放以后,特別是在2004年中央決定支持發展慈善事業,2005年國務院作出部署。所以,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發展僅僅是十多年的事情。我當時在民政部擔任司長,就主管公益慈善,知道挑戰很大。

        當時國家政策對公益慈善做了很大調整,但教育教學體系仍然非常缺乏。十幾年前,各個大學和專門的公益培訓機構幾乎沒有。公益慈善教育的缺失,對中國慈善事業發展非常不利。后來我下決心,在2010年6月從民政部辭職,來辦一個中國公益研究院。原本是想用智庫來做教育培訓,但后來越做越大,能做這么大是我原來沒有想到的。

        記者:現在已經有一些大學開辟了公益慈善的專業。

        王振耀:對,其實是剛剛開始有一些理論性的學科,實操性的培訓還是很缺的,都是一些地方性的組織剛剛開始舉辦一些培訓。中國的公益教育從理論到應用,和發達國家比還是差很多。

      1524902771_1295673154.jpg

        王振耀在深圳國際公益學院2017慈善組織管理春季班開學典禮上致辭。受訪者供圖像洛克菲勒家族創辦協和醫院一樣

        記者:創辦中國公益研究院之后,為什么還想創辦一個深圳國際公益學院?

        王振耀:其實也有一個偶然性因素,就是瑞·達利歐先生,他對這件事情起了決定性的影響。

        我在2013年到瑞家做客,我們三個老朋友閑聊的時候,瑞說:“我得支持你,你做的事太有意義了?!蔽蚁肓讼?,問他:“你支持我什么?你這樣的人物,是支持我有一個課題或項目?還是像洛克菲勒家族在中國創辦協和醫院影響中國醫學百年那樣,建一所公益教育學院?”一下,我把瑞問住了。

        瑞愣了幾分鐘。大家都站起來了,他幾分鐘沒說話,想了一陣。旁邊的朋友有點緊張了,擔心我的英語表達讓瑞產生誤解了,趕緊解釋:“瑞,不是讓你辦醫院呢!”

        瑞讓他不要說話,他想了一會兒之后說:“我就是應該做這樣的事,應該辦一座像協和醫院那樣的公益學院?!?/p>

        打開了思路之后,我拿出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瑞開始在上面畫。

        記者:瑞·達利歐在筆記本上畫了什么?

        王振耀:他覺得應該讓中國的慈善家和美國的慈善家一起參與,比如比爾·蓋茨等。他越想越激動,想到最后,他說先拿500萬美元讓我去哈佛大學討論合作。

        我一下愣住了,這見面還沒說什么話呢,就說拿500萬美元支持我去找哈佛大學合作去?他說討論一下怎么做培訓項目,為了創辦公益學院先去試試。

        這就是一剎那,定下了。

        記者:從靈光一閃到真正推開,是富有挑戰的,你以前沒有辦過學校吧?瑞也沒有辦過學校吧?

        王振耀:其實,我雖是北師大的教授,但我沒辦過學校。你知道,熱情、理想會增加你的學習能力,不懂就很快去學。我自己也一直在不停地學,本科是南開,研究生是華中師范大學,博士生是北大,然后是哈佛大學政府學院,所以對教育基本不怵。我們還和國際上的公益慈善學院合作,比如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慈善學院。我在中國公益研究院也做過一些慈善教育的實驗,也取得了一些經驗和教訓。

      1524902848_2055184382.jpg

        2018年2月26日,瑞·達利歐的中國之旅第一站就到了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北京校區。瑞向“半條華爾街”介紹

        記者:2013年有這個主意,2015年國際公益學院就在深圳成立了,籌備只用了2年時間?

        王振耀:對。其實2013年討論完這個主意以后,接著就跟哈佛大學討論。很快,瑞覺得應該有一個機制性的建設,而不應該是他單打獨斗。于是我們就在2014年元旦一塊到夏威夷,開辦了一個東西方慈善論壇。美國前財長亨利·保爾森、紐約前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等人參會,用他們的話說,“半條華爾街”都到了。

        瑞當時對大家說,應該在中國創辦公益學院。他認為,人是特別重要的。然后,他很嚴肅的向大家介紹了我。這是多年交情的結果,其實,瑞在中國交的都是幾十年的朋友。

        記者:你與瑞·達利歐是如何認識的?

        王振耀:我一開始認識的是他兒子馬修,那時我根本不知道瑞。上世紀90年代初,11歲的馬修在北京上過一段學,又在90年代末16歲的時候回到中國,決定支持街上流浪的孤兒。但民政部當時也沒有什么規定,一個外國人如何幫助中國孤兒。

        記者:他想做一個基金會?

        王振耀:不是,當時中國哪有這個?他就是想幫助中國孤兒,還跑去美國的富豪圈募款。他爸認為孩子做慈善是好事,但怎么做瑞也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他們來找我,我作為民政部救災救濟司司長介入了。馬修的精神感動了我,我就給他幫忙,其實瑞就在旁邊觀察。

        在夏威夷,瑞就講了這段故事。他說他通過十幾年的觀察,覺得應該幫助我,他說我真的是認為幫助孤兒很重要,做了很多協調工作,也因此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介紹完之后,大家都說好好好,但是,我們在夏威夷并沒有拍板。他接著從夏威夷飛到達沃斯見比爾·蓋茨,說王振耀的事情應該支持。比爾·蓋茨和我見過幾面,印象也比較深,立即就同意了。

        有他們倆支持,我覺得夠了。但瑞說,他們倆是美國人,越有錢越有影響力的人越不應該在中國慈善領域指手畫腳。他建議找三個中國慈善家跟他們合作,應該由中國人來當公益學院董事會的董事長。

        由此,我們就需要再找三個中方的慈善家。接下來2014年,我們就開始尋找。一找,三個人就找到了。

        記者:中方三位慈善家就是老?;饡撌既伺8?、北京巧女公益基金會會長何巧女和浙江敦和慈善基金會名譽理事長葉慶均,你是怎么獲得他們支持的?

        王振耀:都是機緣巧合。

        牛根生先生本來支持創辦了中國公益研究院,我們是老朋友,他一聽說這倆人來找合作,就說一年出200萬美元支持公益學院算啥,就來了。

        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2012年捐資成立非公募基金會,到了2014年基金會想轉型,就來找我咨詢專業性問題。我介紹了一些常識,然后隨口說了一句比爾·蓋茨和瑞想建公益學院,巧女一聽就說“這個我參加”,非常簡短。

        熊敏華是浙江敦和慈善基金會名副秘書長,葉慶均先生的代表,她也一直在看。其實慈善家對人是非常重視的,他們在看你做的事,絕不會只是聽你說說而已。熊敏華跟我見了幾次面,說要做傳統文化方面的事情。有一次熊敏華女士跟我開玩笑:“你不找我申請項目?”她說:“我別的沒有,還是有點錢吧?”她又說:“你也可以申請點兒大錢?!蔽艺f,正好瑞和比爾·蓋茨想合作公益學院。她說,那就這么定了吧。之后我就飛到杭州,見葉慶均先生。

        慈善家們一旦看準了,就很快做決定。

      1524902916_843865507.jpg

        從左至右分別是:王振耀、浙江敦和慈善基金會理事張志洲、老?;饡貢L雷永勝、瑞·達利歐、比爾·蓋茨、何巧女、招商銀行原行長兼首席執行官馬蔚華。受訪者供圖推動中外慈善家合作

        記者:在夏威夷的時候,“半條華爾街”有什么表示嗎?

        王振耀:他們都表示支持。他們原來以為中國富起來之后,好像中國慈善家對中美合作捐贈不太熱情。那一次,牛根生先生跟保爾森說話,保爾森說想在中國跟中國政府合作做濕地保護,但是沒有中國慈善家的合作,覺得有點太單薄。當時,牛根生先生說不懂濕地保護和候鳥這些事情,要怎么幫?他說他沒有專業人員,但有一些錢,要多少?100萬美元如何?這些話都是當著我的面說的。保爾森說,可以,那現在就拍板簽下來。當時保爾森非常驚訝——他原先得到的消息是中國慈善家不愿意出錢,聽說中國慈善家有錢不愿意做慈善。

        在夏威夷,美國慈善家對中國慈善家改觀了。3位中國慈善家和兩位美國慈善家合作發起國際公益學院,也改變了中國慈善家的國際形象。

        記者:2013年在夏威夷,美國有“半條華爾街”,中方有哪些慈善家參加了?

        王振耀:還有福耀集團創始人曹德旺、華民慈善基金會創始人盧德之等,不少呢。

        記者:有一些慈善家當場就談成了合作?

        王振耀:保爾森和曹德旺、牛根生等合作開展濕地保護,后來還促成曹德旺先生的玻璃廠搬到美國,其實都是那一次的機緣。

        在夏威夷不是正式的會議,比較懶散,大家都沒有任務,氣候也比較好,吃飯的時候美國慈善家就問曹德旺先生,中國經濟是怎么起飛的?為什么發展那么快?瑞和保爾森請曹德旺先生講講他自己的故事。曹地旺先生講完后,瑞說,能否把你介紹的寫成一本書嗎?他說美國人根本不知道中國為什么發展這么快。

        記者:這是不是也說明中美企業家之間隔閡太深了呢?

        王振耀:是這樣的,我們對外傳播其實不知道他們認識事物的方式,我們說完有時候他們不明白,正像他們說完了有時候我們不明白一樣,所以說對外開放到一定程度需要深度開放。

        那一次開完后,大家意猶未盡,說明年再來!現在是第五屆了,一年一次聚起來。

      1524902979_1801890880.jpg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的GPL計劃主要培養具備現代慈善理念的慈善家。受訪者供圖建立公益教育支撐體系

        記者:公益慈善學院的五位發起人對學院有什么權責?

        王振耀:五位發起人,連續五年每人每年出200萬美元,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考驗,5年能不能做起來。

        記者:理想中的公益教育學院應該是怎樣的?

        王振耀:原來想僅僅辦一個典型的、帶學術性的大學,通過這兩年的實踐,中國慈善事業發展很快,需要做廣泛的社會性傳播,一定要把教育培訓的網絡做起來。

        現在我們在深圳、北京兩地做教育培訓,現在看,上海、武漢、西南、西北的培訓也都要開展,我們應該和全國的培訓機構進行不同形式的合作,建立一個大的公益慈善教育培訓平臺,真正為中國慈善教育培訓事業建立一個支撐體系,學員從慈善家到專業人士到大眾都覆蓋到。

        我本來幾十年在民政部當司長、處長,都是管全國的事,不可能只顧住學院內的幾百個學生就夠了。過去我對城鄉低保、社會救助各方面的推動,做的都是普惠性的事情。我應該跟民政系統的老朋友們合作,來做一個公益教育培訓的支撐體系,完成公益慈善領域的大提升。

        記者:可不可以這樣理解,您一開始想做的是精英教育,現在想做的是精英教育和大眾教育?

        王振耀:對,原來想做精英教育和簡單的開放,現在想提高大眾教育這一塊。

      1524903043_1982366989.jpg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培養慈善組織高級管理人員。受訪者供圖百萬年薪招不到秘書長

        記者:近年來,中國公益人才困境的問題也越來越凸顯。

        王振耀:我認為公益人才的困境主要是不專業。因為不專業就形不成網絡化、鏈條式,大家你做一個、我做一個,互相復制,合作性較差,公益行業就無法產生優秀的公益產品去滿足社會需求?,F在養老、兒童等各種各樣的問題來了,政府也愿意出資,但公益組織在這些方面的專業性還存在很大差距。很多慈善家想行善,但不能說只有捐錢一條路。比如扶貧,慈善家想讓資金發揮更大的效益,和政府更好地對接。

        公益組織不專業,解決不了社會問題的話,薪酬水平就低。歐美、港臺都不會有這些問題,因為他們專業化程度高,中國內地的公益慈善好像是志愿服務捎帶著做慈善,這樣的話公益人才就不好產生。

        記者:公益界前兩年有一個新聞,基金會出百萬年薪招不到一個職業秘書長。

        王振耀:是這樣的,公益組織不專業導致薪酬低,薪酬低導致公益人才缺失,公益教育缺乏也導致公益人才缺失。

        記者:國際公益學院的學員有哪幾類人?

        王振耀:第一類是慈善家,GPL項目(全球善財領袖計劃),讓中國的慈善家和世界的慈善家對接,交朋友。去年有40多個中國慈善家去了比爾·蓋茨的辦公室,比爾·蓋茨單獨召見,主要討論修養、社會責任等,主要是慈善理論、文化、使命、領導力的教育。

        第二類是EMP項目(國際慈善管理),學員是慈善組織的高管。其中每年有一個ELP項目,可以去哈佛學習三個星期,和歐洲的慈善組織有2周時間交流,學習慈善實踐、服務經驗,討論怎么做慈善管理。

        第三類學員是大眾,主要是公益網校、專題講座、益論沙龍等等。

        記者:中國要培養什么樣的慈善家?

        王振耀:要培養現代的慈善家。中國的企業家不應該僅僅把慈善理解為簡單的捐款,應該更多地去支持、引領社會的創新。比如洛克菲勒和比爾·蓋茨,他們關注的是人類的命運。有錢做好事,不是簡單的把錢捐出去就完了。比如,自閉癥久攻不下,能不能邀請科學家來研究這個問題。如果我們中國的企業家也研究這些社會創新領域的問題,把慈善和社會創新、政府政策結合在一塊,我認為這就是現代的慈善家。

        記者:從2016年開課到現在,國際公益學院有哪些需要調整的地方?

        王振耀:要加強大眾的公益教育提升,另外,慈善家的培訓也會有調整。瑞說一年怎么也得來兩次學院,和學員見面。將來學院和世界慈善家的合作,會形成一些機制。中國的慈善家,比如王石,已經離開企業,時間也比較好,我覺得條件比較成熟。

        記者:未來國際公益學院會請這些人來當教員?

        王振耀:對,未來我們有兩類教員,一類是大師級教員,比如這些大慈善家;一類是專業化的教授,承擔課程。

        記者:現在公益學院在北京和深圳都開班了,其他地方呢?

        王振耀:上海3月10號有一個華東班就開班了?,F在貴州等好多地方都要求我們過去辦公益培訓。

        記者:從中國公益研究院到國際公益學院,您未來還有哪些公益方面的計劃?

        王振耀:比如家族傳承,能不能建立一個家族傳承的學習網絡體系?公益金融的研究支撐體系有了嗎?比如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我認為所有的公益組織都應該從自己的角度跟政府做好配合,滿足社會需求,參與社會變革,這是下一步中國公益組織應該特別注意的。我們國際公益學院也應該鼓勵更多的慈善家和慈善組織跟政府、社會大眾形成良性互動,來回應國家政策和社會需求。





      【責任編輯:孫瑤】

      版權聲明 舉報

      本文系華聲慈善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

      關注華聲會,每日閱讀精選文章。

      王振耀

      +關注

      生于1954年,河南省魯山縣人,1982年畢業于天津南開大學歷史系,獲歷史學學士學位;1986年畢業于武漢華中師范大學政治學系,獲法學碩士學位;1999-2000年就讀于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獲行政管理碩士學位;2001年畢業于…

      作者文章更多
      亚洲欧洲自拍图片专区